• 2012-03-06

    海棠开过,春又来 Another spring has come - [曾是拥有]

    Tag:
  • 2012-02-18

    家 Home - [曾是拥有]

    远飞的鸟儿归家了。很久没有回来了,房间里不变的,还是那淡淡的温暖柔光,平静祥和。墙上挂着那时满怀理想和活力的我,静静躺在抽屉里、书柜的角落里,是 我从小到大收集的各种小玩意儿。小学和中学挖回家的化石、捡到的玛瑙,还有一小瓶哈巴雪顶冰川的雪水。字典里夹着初恋时,一起拾的校园里落下的银杏叶。柜 子里还有一盒子很老的磁带,那蓝精灵斗智斗勇的故事、那许仙和白蛇的千年等一回。窗台上摆满了水晶石,绿的、白的、紫的、黑的,很久没有人打理了,灰尘 下,那璀璨的晶芒暗淡了很多。我曾经在过这里,曾经一个人过,也曾经两个人过。我安静地离开过,也安静地回来过。探望下家里的老人,他们年事已高,可能最 多也就几个月或者一年左右的光景。没有大肆庆祝,只是很低调的见了见几个朋友。他们说,你很久不在这里了,很多朋友都安定下来了,不再出去活动,老朋友退 出了,很多活蹦乱跳的新朋友进来了,而我,谁也不认识,也不是曾经那个做领队的大哥。我只是淡淡的,很低调的存在着。心情好的时候一个人出去走走,偶尔约 上一两个熟人。这个城市,开始有点陌生起来。曾经的感情,早已无从寻起。即使回来又怎样?这是种苍白的富有,其实我一无所有,一无所成。我可能已经不再年 轻,但是很多东西,我还是无法去接受,如同孩子一般不知道怎么去面对。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。有时,我可能脆弱得轻易就泪流满面,有时,也发现 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。明明内心是柔软的,却要套上漠然的躯壳,强装坚强。天涯浪子,体面地贫穷着,没有一个归属,挣扎着寻找自己的Happy ending。我回来,然后又安静地离开了,怀揣着伤感,我走了,你也不会记得来看我一眼。

    Tag:
  • 2011-08-13

    一千座山 - [曾是拥有]

    IMG_4303

    云来了,又走了,山还在那里。
    风吹过,雨停了,山还是那样绿。
    一座山,一千种景,全源于一朵云。
    撩开薄纱,看见你,还是那样的空阔遥远,无法触及。


    眼中,时光流转,一日千年
    心中,峰峦叠嶂,一千座山峦
    看那
    云起 云落 云聚 云散 云来 云走
    山显 山隐 山青 山叠 山暖 山静

    远山空寂寥,心头苍凉。

    Tag:
  • 2011-04-23

    Missing Home - [曾是拥有]

    Tag:
  • 2008-09-14

    外婆的小院 - [曾是拥有]

         在记忆里,外婆的小院很大,绿色迎春花围住了40、50平方的一块地。一个外院套着一个内院,种着两棵缅桂树,零散几小株山茶,一棵桂花树,除了角落里一些趴在竹竿上的豆角,巴掌大一小块地栽点葱和韭菜,最显眼的就数那一株巨大无比的灯笼花……
    Tag:小院
  • 2008-08-20

    在上小时候 - [曾是拥有]

    在上出生后的那年,这个以春出名的城市,下了建国以来最大的一场雪。

    家母曾说,每日纱厂三班倒,为生计奔波,在上很小就寄于托儿所,饿嚎泪干而无人应。

    小时候,在上家境一般,读书虽然还算专心,但放假后,在上无所拘束,脚手也很少闲着。

    在上偷过田间萝卜。奶奶家的居民楼,往往有大片田地散布其间,适逢仲夏,田间可闻铁核桃落地之声。午后闲暇,大人休息时,在上曾领上几小弟,入田间拔萝卜开群英会。弟兄往往不得要领,只损其叶……
    Tag:小时候
  • 2008-08-12

    牵着手,一起走 - [曾是拥有]

    打心底,在看到雪山的那一刻起,我不得不承认我有雪山情结。特别钟情于那妙曼的云雾,从山谷冉冉升起。宛如古代恋人长长的白袖,让人痴迷。

    没有特别的缘由,山,与爱有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