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2-05-08

    雨打芭蕉 Banana tree in the rain - [将有的,或有的,未到来的]

     

     

    Tag:
  • 2012-01-08

    Where is it? - [将有的,或有的,未到来的]

    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已渐渐习惯上不拍摄了。照片越来越少。

    Tag:
  • 2011-12-30

    平行世界 - [将有的,或有的,未到来的]

    “人和人是不一样的,你要把握好!...”这是和San在老挝人Party中最终醉倒前和我说的一句话。

    我不知道和San心里想的是一个什么程度,但是对我而言,那句话又一次深深刺了我心底最痛的地方。这里有幸福吗?这里能去寻找幸福吗?我只觉得过去的一件件事情...
    Tag:
  • 2011-10-14

    2011 Shangrila, Haba III 愿 - [将有的,或有的,未到来的]

    回来之前,有很多事情心里很混乱,回来一趟,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,忽然觉得,比起大多数为生活辛劳的上班族,自己已经很快乐幸福了,除了有一点点缺憾。在人群之中,在高山之上,看那云雾曼舞,生命灿烂如火,我心里平静了下来,安定下来,想清楚了许多事情,也就没那么纠结茫然,高山之行,前往许愿,因为心不净,性不化。我想这次终于要有归属了,我应当快乐,无论怎样,未来会很好。

    Tag:
  • 2011-09-01

    迷失 - [将有的,或有的,未到来的]

    Tag:
  • 2010-11-03

    Just another sad story abroad - [将有的,或有的,未到来的]

    很久没有写文字了,更新博客,每次总是发几张图片敷衍了事。我一直不知道要该如何去表达,去触碰这些记忆。如果就这样,一直保持不写字,在心底能够积攒到什么程度,但终究我还是鼓起勇气。

    在国内的时候总是向往高薪和异国风情,等到真的出来后反而又想要回去,在这里太寂寞且语言不通。憋得太久了,或许真会精神分裂。每次和Stanley和扬 帆谈及海外生活,仿佛是在倾听另一个忧伤的故事。有太多的心事沉淀在心底,有太多的欲求太纠结。虽然说一个人还不是一样的过,就是有时候很伤感,累的时 候,没人说,苦的时候,也不知道和谁说。扬帆说想要回来了,害怕这样漂的日子,这样的日子,差不多6年了吧。Stanley在赞比亚也不是太如意,也想回 来了,工作难做,而且还因为要考虑别的一些事情。一次聊天的时候,Benny曾说了一句话:在外地工作,同事实际就是朋友了,否则太难过了。然而,我们的 生活都不容易,可总是有些原因让原本就不容易的生活更加艰辛。

    Tag:
  • 2009-03-01

    花潮、人潮 - [将有的,或有的,未到来的]

            红塔西路的冬樱花才刚刚开过没有多久,春风就到了。一日看报,惊呼:樱花节来了。看见广场角开花的海棠,就想起圆通山上的花潮。 

            烈日干蒸了一整个冬天,加上春风一个劲地狂吹,圆通山上的樱花也耐不住寂寞,提前上了枝头,与海棠同台竞相争艳。圆通山的花不止樱花,更多的确是数倍与樱花的海棠。头上是上千的海棠开成花海,地面是游动着的上万的人海。 

           老老少少、男女恋人,手牵手,漫步花海,任春风吹动粉瓣舞。如花的人永远伴着最美的花,穿上最美的衣服,登上铁架子,拍照、留念。我旁观着,笑问海棠开过多少春,迎送了多少恋人?

    Tag:
  • 2008-10-06

    Haba II - 湾海的约定 - [将有的,或有的,未到来的]

     

        雪山啊雪山,每次面对你,总会泪盈满眶。所有的快乐,所有的悲伤,所有惆怅,在洁白、胸怀宽阔的你的面前,都随云卷云舒而去。在高山牧场开阔的的旷野中疯跑,然后坐在小木屋旁,安静发呆;看牦牛和山羊吃草,马匹漫步,看野花摇曳,木屋升起袅袅炊烟。当繁星初上,整个幽邃的天空缀满闪闪发亮的宝石,营地燃起了箐火。火苗轻舞,能够驱散心中的阴霾;拥抱是会上瘾的东西,久久不能忘记,只有火的温暖,能够暂时消除思念的渴望,火光下的面容或是明媚,或是黯然,都会渐渐模糊。
    ...

    Tag:哈巴 雪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