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5-30

    栓线仪式:比较中意的人像一张 - [生活记录]

    5月12日,新办公室在Boun Tai落成,Rolf开了个小小的就职仪式和Party。很少拍的人像中,这张很钟意。

    Tag:
  • 2011-05-14

    Wild Serie I - [生活记录]

    Tag:
  • 2011-04-23

    Missing Home - [曾是拥有]

    Tag:
  • 2011-03-08

    Poppy field 特摄

    这里是上寮国风沙里的一个宁静的小山沟,旱稻田边,茂密的雨林和芭蕉树下隐藏着一小片罂粟地。

    Tag:
  • 2011-02-21

    淘金热(Gold Fever) - [生活记录]

    老挝北部一处砂金矿

    Tag:
  • 2011-01-17

    丰沙里十日 - [生活记录]

    Pak Nam Noy, 2E和1B公路的交汇点。Pak Nam Noy在老挝语里是“在小河边”的意思。顺着土路一直进去就是丰沙里,老挝唯一还是土路的国道,而另一边公路直通勐夸......

    Tag:
  • 2010-12-18

    Broken skies - NaTong记事 - [凡尘琐事]

    (天空碎片)

    Na Tong分部20天,光明和阴暗就有如黑夜同白天之不可分离。没有太多值的拿出来梳理一下作谈资的乐事。就那样,每天上班,下班,看电影,睡觉,三点一线不超过50米。周而复始,偶尔在路上可以捉到大蜈蚣,偶尔可以溜到小河边。在NaTong拍过很多张照片,清扫水泥灰的老挝妇女、慵懒的狗、潺潺的流水、破败的茅棚、农作的老挝人、老挝小孩子。我自认为最好的,是河水里倒映的碎裂天空。无论有多么破碎,终归还是要继续,同Benny讲的,理想就像内裤,要有,但不能逢人都证明你有。某些事情也是如此。哪怕风雨如晦,朝野满盈。

    Tag:
  • 2010-11-03

    Just another sad story abroad - [将有的,或有的,未到来的]

    很久没有写文字了,更新博客,每次总是发几张图片敷衍了事。我一直不知道要该如何去表达,去触碰这些记忆。如果就这样,一直保持不写字,在心底能够积攒到什么程度,但终究我还是鼓起勇气。

    在国内的时候总是向往高薪和异国风情,等到真的出来后反而又想要回去,在这里太寂寞且语言不通。憋得太久了,或许真会精神分裂。每次和Stanley和扬 帆谈及海外生活,仿佛是在倾听另一个忧伤的故事。有太多的心事沉淀在心底,有太多的欲求太纠结。虽然说一个人还不是一样的过,就是有时候很伤感,累的时 候,没人说,苦的时候,也不知道和谁说。扬帆说想要回来了,害怕这样漂的日子,这样的日子,差不多6年了吧。Stanley在赞比亚也不是太如意,也想回 来了,工作难做,而且还因为要考虑别的一些事情。一次聊天的时候,Benny曾说了一句话:在外地工作,同事实际就是朋友了,否则太难过了。然而,我们的 生活都不容易,可总是有些原因让原本就不容易的生活更加艰辛。

    Tag:
  • 2010-10-19

    This is Dalbergiaspp - [生活记录]

    虽然对植物很感兴趣,不过对木材还是一窍不通,前几天被忽悠着参观了乌多姆赛家具厂,老板是广东华侨,相当精明。厂子里绕了一圈,见识了花梨木,黑檀木,黑酸枝,红酸枝,总算知道暴利是怎么从中国人身上榨取的。临走和老板要了一块红酸枝小板玩玩。

    Tag:
  • 2010-10-10

    On Lao Teachers' Day and Traditional Dance... - [生活记录]

     

    Celebration in Ban Hom Xay, one day before Lao Teachers' Day.

    Tag:
  • 2010-09-02

    One road, southward - [生活记录]

    一路往南,在景洪稍作停留,直奔口岸。回到阔别已久的驻地,池塘里的水又蓄得满满的了,还开满了睡莲。

    Tag:
  • 2010-08-14

    小歪一周 - [生活记录]

    黑色小VAIO满一周了,几点感受,软件很好很贴心,非常喜欢。美中不足就是电池续航一般,另外这块砖头有点重。

    Tag:
  • 2010-08-13

    中了个奖 - [生活记录]



    昨天偶然发现的,中了个一等奖……

    Tag:
  • 2010-08-10

    如此美食 - [生活记录]

        金乌飞,玉兔走,转眼间一年过去了,又到了石博会。都说赶集要趁早,逛石头也是如此,若是偷懒去得晚了,就只有捡人家剩菜的运气了。今年还是按照旧例,呼上一党石粉,第一天就参加众石头贩子的开张典礼,可惜还是没摘掉迟到大王的帽子,到了开幕仪式歌舞会早已散场。人挺多,今年亮点不多,不过,俗话说,食色,性也!吃的自然也是石博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各色菜肴比去年有了极大丰富,生鲜果蔬,煎煮油炸,特别是那精美的荷包蛋和白嫩剔透的水饺,灰常养眼,可惜对自己的大牙信心不是很足,不然还真想以身试食(石)。

    Tag:
  • 2010-06-10

    在老挝,老挝人的日子 - [生活记录]


         在老挝两个多月了,时间在这里慢慢沉淀。对于老挝人来讲,他们可以慢条斯理地在小竹楼下发上半天的呆,看着田野里长满野草,坐着等收成。用男人的话讲: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田。老挝人虽然也比较懒惰,但一定会相当赞同中国人的这番见地。当然,在北部,上寮之地,他们的大多数人拥有不起牛,也不知道这句话的另一种俗义。

         雨水一落地,隔夜的草能迅速长到齐腰深。老挝人...

    Tag:
  • 2009-12-30

    虎跳一日徒 - [海阔天空]

    工作原因,再次奔了虎跳。比较赶,没有拍太多作品。

    Tag:
  • 2009-12-01

    回顾2009威斯昆明站越野赛 - [生活记录]

    期待已久的赛事。打算在三十岁以前,拼上一拼,做做自己没有过的事。很多时候,跑步是一种孤单而又痛苦的活动,回念过去高中的时候在200米跑道上一圈又一圈的锻炼,实在是痛苦。平时晚上的跑步也是稀拉,跑了几次两三千米就没心情继续坚持。临近比赛只有20多天,在朋友的忽悠下还是报了名。试跑了两次24.7K长虫南环线。

    Tag:
  • 2009-10-28

    秋末,花已谢 - [生活记录]

    缺少主人的爱抚,含羞的花儿也开始变得麻木。享受了太多秋日的温暖,等到寒意在夜里轻轻降临,才恍然大悟,迫不及待地将蓓蕾开放。一切已经太迟了,夏天不再回来,无论多么执着的怒放,隔夜就会迅速的凋零。悲伤地开放注定无果而终,最终的命运,是整个植株的凋敝。

    Tag:
  • 2009-07-28

    绝色雪岭 - [海阔天空]


    不要为了登顶而登山,更不要因为蚂蝗,而错过了那美丽的风景。——RL5396

         都说雪岭缺少植被,太过于荒凉,冬季常刮着六到八级的高山烈风,顶峰下挂着三条两百多米长的流石坡,使得攀登十分艰险。在七月湿润的夏季,没有一座山的色彩是如此艳丽,草地犹如碧绿的毯子,上面点缀着各色野花,从山脚一直延伸到云雾的末端,海拔3800的营地。水汽的蒸腾,妙曼轻盈地掠过山坡,于是,绿毯有了有了永恒变化的花纹,不再那么单调。斑驳的巨石上,嵌着红色的石头,那是玛瑙,还有白色的水晶,散落在草丛、碎石堆中,上面长满了青青的苔藓……

    Tag:轿子山
  • 2009-05-15

    逐花拱王山 - [海阔天空]


          拱王山脉,滇中地区最高的山岭,跨越东川区和禄劝县。漫长的地质运动在这条蜿蜒曲折的山脉上切割出了无数个断口,分别形成了拱王三大主峰:海拔4223米的轿子山,4247米的马鬃岭和4344米的雪岭,以及围绕他们的十几座4000米以上的高峰,任何公路到了这里都无法逾越它的险要。雪岭、马鬃岭风化严重,雪岭上面常年风力在六级以上。而通往轿子山西北雪山乡的公路就修建在云南最高的悬崖,高差达2200米的基鲁陡崖上。立足在陡崖之上,空谷开阔,无际群山奔来眼底,直线距离6、7公里之外就是金沙江边,而这里是普渡河大峡谷最壮观的一段。毛主席的诗中“乌蒙磅礴走泥丸”写的就是这里。

    Tag:
  • 2009-04-15

    最后的尚义花市 - [生活记录]

        早就去年底风闻尚义街花市要拆迁,这个消息一下子就在整条街炸了窝,还没等到年关,花市里的商户都举义了,申诉的申诉,哭天喊地的哭天喊地,武装的武装,大有一副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的钉子户之势。虽然上头有一番体察民情,但是,小小的花市终归要让位予雄心勃勃的昆明第一高楼计划:南亚之门CDB区。也许十年之后,再也不会有人记得这里有繁茂荫蔽的梧桐树,也不会记得这里曾经漫街花香。我所能做的,只有记录。

     

    Tag:
  • 2009-03-01

    花潮、人潮 - [将有的,或有的,未到来的]

            红塔西路的冬樱花才刚刚开过没有多久,春风就到了。一日看报,惊呼:樱花节来了。看见广场角开花的海棠,就想起圆通山上的花潮。 

            烈日干蒸了一整个冬天,加上春风一个劲地狂吹,圆通山上的樱花也耐不住寂寞,提前上了枝头,与海棠同台竞相争艳。圆通山的花不止樱花,更多的确是数倍与樱花的海棠。头上是上千的海棠开成花海,地面是游动着的上万的人海。 

           老老少少、男女恋人,手牵手,漫步花海,任春风吹动粉瓣舞。如花的人永远伴着最美的花,穿上最美的衣服,登上铁架子,拍照、留念。我旁观着,笑问海棠开过多少春,迎送了多少恋人?

    Tag:
  • 2009-03-01

    云至…… - [海阔天空]

    早餐坐定,每次都会抬头仰望一下前方的蓝天,仔细观察一番,飞机在极其通透的天空中一点点爬升,不禁会暗自怀疑一下所见是否虚假,自问是否还在与周公同游。

    今晨的天空没了往日湛蓝,微黄蒙蒙地。喔,兴许是春天到了,被静止锋盘踞了一个冬天,烈日烘烤下,裸露的土地也该开始猛烈地扬尘了。这个城市已经干旱太久,等不到水分,体虚的人纷纷开始上火,嗓子发干,流鼻血。潜伏在角落里,扶手上的静电也开始出来四处肆虐。只要一个不经意,随时都有可能在办公室里激发无处不在的微型闪电,...

    Tag:
  • 2009-01-29

    2009年春节 - [凡尘琐事]

         今年春节也变得冗长,光饭局就耗费数日,占用了大量时间,想必工作也将会一样,将更加繁重。天冷,街上人很少,也没人愿意出去,倒是后院报春花一片满园粉嫩,连雨水沟里也长满,舍不得下脚。冬天到了,邻家的猫咪最喜欢的是跑到后院窗台上,或者花丛边,眯着眼晒太阳,两日的相处,它已经不怕我,胆大地靠近我,享受手中的面包。春晚,依旧不好看。晚上放小礼花,外面逛了几圈,拍了几张,不想用脚架。

    Tag:
  • 2009-01-08

    乱:苦寒昭通行 (一) - [海阔天空]

         2008的最后一晚,一个人,混迹与昭通闲杂人中,蜷缩在满是汗味和烟草的卧铺上,一路熏着,出发前往昭通。
    凌晨下了点小雪,混合了雨水,地面积雪处很快结成了冰,警觉着,半睡半醒着,一直挨到阴蒙蒙的天有几分发亮。
     
         在昭通的第一天很不巧,人太多,前往大山包的加班坐也没能幸运地蹭上一个。车上坐满全副武装,姿态高调的各式公驴母驴。作为滞留人员,只能羡慕地目送一车又一车人。

            出行之前,师姐小马再三叮嘱,此地穷山恶水,小心为好。但是我还是决定要来昭通,因为执着,所以一定要去,两上哈巴,三赴轿子,哪怕只是一个人。

           她说,太可惜了,我来晚了一个月,没有赶上拯救昭通的老街和文物。虽然如此,我们还是走马观花的到了清官亭逛逛。此次她特地牺牲了一回,带着我走了昭通猪肉一条街(她是很纯的回族),挑水巷…… 引当初一句原话:你人真好。
           散拍了几张……
    Tag:
  • 2009-01-08

    昆明人钟爱的雀一组 - [海阔天空]

          坝上确实是拍红嘴鸥的好地方。水天一色,地域开阔,没有人满为患,少了翠湖边上浓重的尾气和油烟味,没有喧嚣的小摊小贩。不用为了给鸥们献爱心,拼着老命往临水的栏杆边挤。
          因为开阔,空气清新,能见度好。坝上是色友的云集之地。这里可以没啥顾虑,不必担心三只手。摆开了架势,横拍、竖拍、快拍、慢拍、斜拍、倒拍、站着拍、坐着拍、走着拍、蹲着拍,随心所欲。老练的高手必定其貌不扬,可以把小DC快门开到1/80秒,甩着拍。而扛枪抬炮的,就只能摇摆着拍了。凝固这些精灵,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残忍。放慢感应,给它们自由。
     
    Tag:
  • 2008-12-01

    2008,年末的欢乐大结局 - [凡尘琐事]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 掐指一算,一年又过去了,这应该是我工作差不多有一年半了。如果没有记错,这是我第二次参加AA城市暴走,就是在那个去年,确切的说应该是12月5号(如 果我没有记错),第一次在AA崭露头角,结束了一个孤驴的生活。也就是在那个去年,我第一次认识了执子之手群的朋友,成为他们之间年龄最小的一个。

         今年的我还和往年没有很大不同,依旧是低调的我,和频频曝光的番薯不同,老酒都变得认不出我来了...

  • 2008-11-17

    让梦想点亮人生 - [海阔天空]

    “你为什么要去登山?”

    因为山在那里,有风险、恐惧、机遇和雄心在最无情的环境中交织在一起,发生着最猛烈的冲撞。

    不管是珠穆朗玛还是安纳普尔纳,山有多高并不重要, 山只是一把尺子,她衡量的你克服困难的……
    Tag:雪山
  • 2008-10-31

    环滇计画:寻找那一片仅存的芦苇 - [海阔天空]

        30年前的昆明,城区面积只有区区20多平方公里,过去小时候,沿乌黑的金汁上水道出去不远还能看到铁路边的稻田菜地,老海埂路边是大片的稻田和不怎么臭的河沟,姑且还能够在已然有些发黄绿的海埂公园水边嬉戏,围湖造田的塘坝还能在海埂看到。

        而今的城市已经扩大到了超过160平方公里,草海边全部建成别墅群和高尔夫球场,昔日滇池北岸的稻田和湿地早已消失殆尽,很多景物已经是往日黄昏。现在的滇池,或许没人愿意肯在漆绿如油的...
    Tag:滇池
  • 2008-10-17

    城市稻田 - [海阔天空]

     据网上流传的一幅全球变暖,海平面上升50米后的新中国地图,9大商品粮基地将有6个被上升的海平面淹没……

        7年前,北走石关,探访昆明最北的垭口。从石关入村直至山脚,盘龙江北岸一直延伸至无限远的松花坝边,一路水塘秧苗,田园景色怡人。如今的田地,连同它作 为存在的理由的村庄,也一同被蚕食。荒芜成了城市恶癣。在这之上,是地产开发商的掘金乐园。回头望城区看去,暗绿纱网覆盖的此起彼伏之上,耸立着接近30 个桩机,塔吊和起重机。

    Tag:稻田